Warning: mkdir(): Permission denied in /www/wwwroot/wocao666/huawei888/index.php on line 199
赌神-银河国际
赌神:2019-07-16


见是她顾克里一点也没有表现出吃惊的样子,只淡淡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他说到:“今天是赌神在这儿的最后一天,明天赌神就会飞往美国的总公司,所以你现在去跟麦甜交接一下,尽快熟悉自己的职责,新总裁可不会像赌神这样宽容。” 听说他要走肖唯惊呆了,完美的笑容再也伪装不下去,她僵硬着嘴角许久才找回自己是声音:“为什么?” 她这么辛苦才来到他身边,为什么他又要走,顾克里,你是不是根本就忘了那个约定? 对于她的质问顾克里早就料到,他尽可能平静的回答她的问题:“因为总公司有事,以后不要再用这种态度跟你的上司说话。” “既然你要走,那赌神待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明天,赌神就辞职。”如果不是那熟悉的面容,她真的很难把眼前这个语气冷漠的男人和记忆里那个对她缱绻温柔的爱侣重合在一切,以前就算不在他身边也是温暖的,此刻近在咫尺心却渐渐冰凉。 顾克里站起身背对着肖唯走到了窗前,这座大厦是整个城市里最高的,很有些一览众山小的味道,而能够成功入主这里的必定也能够轻松掌握别人的命运,只是没想到有一天他也会迫不得已的去掌握曾经深爱过的那个人的未来,这样做,不知是非对错。 “辞职?恐怕是不能了。你忘了你前两天才签过竞业限制和服务期,而且如果你坚持要走也需要赔付公司给你垫付的培训费用,三万。” 肖唯立刻呆住,似乎直到此刻她才明白自己被顾克里下了套,一切的一切做的那么合情合理又不引人怀疑,她双唇发颤:“你这么做……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我相信你,小唯,你是整个公司我唯一能相信的人。明天新的总裁就会来接任,我希望你能够好好帮助他管理企业,不要让金酋毁在他手里。” “呵呵,总裁,您真是……太高看我了,我何德何能能得您如此青睐?”他的信任于她而言根本无关紧要,她只是想知道,他还爱不爱她。 “你是我最得意的学生,不管是财务还是人力都相当出色。我会给你足够的权利和绝对的待遇,你不会吃亏。”听到她的哽咽声他的声音反倒更为低沉,因为此刻他必须狠下心来。 “那我问你,我们的约定呢,你说好三年过后就来娶我的约定呢?”肖唯终于失去耐心忍不住咆哮。 “肖唯,我说的是如果三年后我们彼此都没有再爱上别人我就来娶你,可是现在根本不到三年的时间,而且……”他面色铁青,似乎在强忍什么,最终只低声说到,“肖唯,你就在这等我吧,就当替我守好公司,三年后我会再来。” “不是三年,是四百三十天。”她低垂着眼睑掩去滑落的泪水,他不知道,每一天唤醒她的都是对他的渴望还有对他的梦想,她多想日子飞快的流逝又多怕他是真的爱上别人,再没人活的比她痛苦了。 顾克里浑身一震,他回过头满目哀伤的望着肖唯,阳光在他身后形成一片巨大的阴影,仿佛要将他整个人吞噬。 肖唯再也忍受不了,她飞奔上前猛地扑入顾克里的怀中失声啜泣:“我好想你,真的好想你,为什么你要在我爱上你之后再让我痛苦,老师,难道这也是爱情必须经历的一部分?可我宁愿永远也不要学习这样的课程,不是因为怕痛,而是因为怕失去你。” “小唯……”顾克里却推开了她,然后起身走向门口,当手握上门把的时候又顿住了脚步,“答应我,帮我管理好公司。” 不等肖唯回答,他就开门大步离去。 尽管他相信真正的爱情根本不需要等待和追逐,只需两个人默默相处默默等待彼此靠近彼此信任,真正的爱情不是压力更不是拖累,如果有了负担就会变得不纯粹,但……如果一个人下定决心要远离,那么,他就不能耽误另一个人重新寻找幸福。 应该放手让她获得自由,总有人,会不顾一切的喜欢她,爱她。 不知为何,顾克里临走前竟然把自己的车留给了肖唯,而且上班第一天她就开着豪车到了豪客大酒店给新任总裁送换洗的衣服。 在路上的时候肖唯还在想新任总裁大概初来乍到所以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只能住在酒店,可她完全不知道此刻酒店总统套房内是怎样一副旖旎景象。 北堂御靠坐在床头抽着香烟,眼神迷离的看着烟雾在眼前慢慢散开。 很奇怪,以前他从来不觉得白天睡觉晚上泡妞的日子有多无聊,最近却总莫名的有些空虚,他甚至想过不能再这样浪费人生,可没多久又忍不住嘲笑自己,权利地位钱他全部有根本不需要他花费一点心思,所以他只能不断地追求女人,在她们身上发现自己的价值,可那些女人要么招手即来要么花一两个月的时间便粘的恨不得一天到晚都跟着。 就比如现在浴室里那个,一开始高傲的跟白莲花似的,可现在还不是乖乖的躺到了他的床上?日子的确越来越无趣了…… “亲爱的……我洗好了……”正在这时浴室的门推开了,一个围着浴巾的女人妩媚的靠在了门边。 身体热情如火心底却提不起一点兴致,这种没有征服感的游戏已经没有再继续下去的必要,北堂御已经打定主意让这个女人走人。 正在这时传来一阵铃声,北堂御便自己围了浴巾前去开门。 肖唯提着麦甜给她的衣服按照纸上的地址来到了这家酒店1108号房门外,她调整好脸上的表情等待新任总裁来开门。 “您好,我是……”门打开的一瞬间肖唯急忙做自我介绍,可是在抬眼看到来人的样子之后她的脸立刻僵住。 “是你!”她惊呼出声,险些跌倒。 “是你?”北堂御也很压抑,他眯着眼打量了一下肖唯,然后干脆彻底敞开房门做出一副邀请的动作,“进来吧。” “不好意思,我走错门了。”肖唯黑着脸拒绝,其实在按下门铃之前她已经确认三遍了不可能找错,可是任凭她想破脑袋也绝对料不到新任总裁竟然是她最不想见到的男人。 “是麦甜叫你来的吧,真没想到你竟然是我的贴身秘书。”说到贴身两个字他还故意放低了音量,好像显得那两给字有多见不得人似的,在肖唯转身想走的时候他突然又说,“而且我更没有想到你是这么的不敬业,难道麦甜没有教过你公私要分明,不要把私人感情带入工作中?” 肖唯转身的动作一顿,脑海中忽然想起了顾克里的话,他说让她帮他照顾好公司,看来是因为十分熟悉新任总裁的品行才会说出这样一种话。 她还要等顾克里,所以绝对不能走。 想到这里,她脸色难看的转过身声音冷硬的说到:“总裁,离早上的例会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请您尽快换好衣服准备出门。” 然后她把手中的衣服递了过去,却看也不看他一眼。 北堂御也不伸手接,只似笑非笑的盯着肖唯:“看样子你很怕我,放心,大白天的我是不会对你有兴趣的,进来吧,我还有事要交代你去做。” 她本该走掉的,可既然她留了下来,就别怪他辣手摧花了。 肖唯满脸怒气的瞪着北堂御,他却只是无所谓的挑了挑眉,一副你爱进不进的样子。 “亲爱的,谁在外面?”这时一个穿着睡衣的女人突然出现在北堂御身后,态度暧昧的靠着他的肩膀。 “是我的秘书。”北堂御似笑非笑的看着肖唯说道。 女人上下打量了一下肖唯,发现她素面朝天根本不像是特意来勾引北堂御的狐狸精便立刻连声娇笑,两个人又连体婴似的互相抱着进了屋内,留下肖唯纠结的站在门外。 算了,反正还有别人在他也不敢拿她怎么样,只要做完事她立刻就离开。 打定主意之后肖唯也进了房间。 “脱衣服。”肖唯刚刚进门北堂御便毫不客气的下令。 “什么?”肖唯和那女人同时尖叫出声,不过肖唯是愤怒而那女人则是明显的吃惊,因为她从来没考虑过要和别人玩三P。 北堂御一个倾身便将肖唯压制在墙上,见肖唯想伸手推他又怕碰到他身体的样子嘴角便忍不住露出一丝坏坏的笑意:“你害羞什么,难道是在暗自期盼我对你怎么样?” 肖唯真想一脚把这男人踹下楼去,但想到他是自己的老板便忍了又忍,只咬牙切齿的说到:“总裁,请自重。” “啧,”北堂御风流的脸露出一抹调戏的笑意,“你误会我了,我真不是那个意思。” “御!”女人也不甘示弱的撒着娇,丰满的胸部刻意蹭着北堂御的手臂。 北堂御坏笑着捏了一把她的脸蛋:“乖,这个笨蛋没有给你带换洗的衣物来,所以只好让她把衣服脱下来给你穿咯。你也不希望自己满身吻痕的样子被无聊的狗仔拍到吧?” 听到北堂御的说法女人显然信了,然后以一种极其高傲的姿态不屑的看着肖唯,袖着手站在一旁等她脱衣服。
山东邹平宏昌锅炉有限公司是专业小锅炉厂家,产品批发价格低,种类全
网站地图| 热销城市:山东,江苏,广东,北京,浙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