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牛群:2019-04-17


  还不等进门,便嚷嚷说:“关门,关门。”   女鬼一听这话,忙着去关上门,关门之后也不动,她就守在门口守着。   按说这世间百态,万物相生相克,也就相生相衍,斗牛群从未想过,一只千年女艳鬼,有天会转化成了一只贪吃鬼,竟然也跟着赤魔成了吃货,所以她一听说关门,就跑去了门口,等着一起吃。   女鬼最近有些大不相同,斗牛群寻思是怎么一回事,结果看了之后方才明白,原来一切都因为滋补的好。   斗牛群与欧阳漓进门,便听见门外赤魔来到门口敲门。   欧阳漓便把斗牛群怀里的紫儿抱了过去,说道:“门外的客人交给你们了,我与宁儿今晚有事,回来的要完一些,别弄的鸡飞狗跳即可。”   “知道。”赤魔说完便走了,随后院子里面安静许多,但是过了没有多一会,我便听见院子里面呼呼风声。   我寻思,便朝着门口走去,打算去看看到底是个什么东西,欧阳漓便说:“先不要出去,免得看见不该看见的东西。”   我听欧阳漓那样说,哪里还敢过去了,于是就去收拾,但等我收拾了回来,外面已经悄无声息,我这才走去看看,门没有开,我就隔着门缝朝着外面看了一眼,看了便愣住了。   此时便看见那东西在地上打滚,赤魔用一根锁链将他的脖子给拴住了,我还以为是个什么东西,结果看了我才知道,是一只三头狼。   所谓的三头狼,就是长得和狼一样的狼,只不过比其他的狼多了两颗头而已。   说来这只狼怎么看都不像是凶神恶煞的狼,我一看便有些不忍心,但赤魔那吃货实在是动作麻利,一抓到了三头狼,上去就是一口,一口把左边那只狼的头咬掉吞了下去,三头狼顿时一声嗷呜,仰天哀嚎起来,估计是太疼了,要不不会那么狰狞那么凄惨。   女鬼守在门口,一看赤魔吃了一颗狼头,跟着扑了过去,动作十分麻利,一口吃掉了右边的那颗狼头,我一看这样子,顿时无语起来,他们倒是都很麻利。   如此一来,赤魔和女鬼倒是平分秋色了,只是可怜了那只三头狼了,疼起来在地上哀嚎,剩下了一颗狼头,那样子还真是凄惨。   我忙着推开门走了出去,再不出去赤魔就要囫囵吞枣,将三头狼吃了。   见我出去,三头狼朝着我看来,我一看三头狼顿时无语了,不是那一只了?   我停下,看看三头狼,再回头看欧阳漓,说道:“怎么不是了?”   此时欧阳漓也抱着紫儿走了出来,看到了三头狼欧阳漓只是看了他一眼,而后朝着门口看了看,在抬头看向天上,此时我才发现,天上乌云叠起,像是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了。   女鬼似乎怕我看见她干了什么事情,忙着擦了擦嘴,好像偷星的猫一样,来到我身边站着陪着我,我于是回头看了一眼女鬼说道:“下次你要先下手为强,免得有些鬼把你欺负了。   你在人界不是不知道,男人是要疼惜女人的,到了鬼界,远的不说,咱们就说鬼王,他难道不是宠着鬼后的,什么事情还不是要先想着鬼后,遇到危险自然不算了,危险鬼王都是挡着的,而后吃喝玩乐这等事,要先让鬼后来。   你到是好,这般的傻了不是,怎么能让鬼欺负了,你与他的关系,好歹比一般的鬼要好的,他吃什么东西还要先吃,那这么说来,是吃的重要,还是你重要。   看看他就比你聪明不是,一共三颗头,他先来了一口,你就来了一口,照理说第三口就是那颗头,可结果是什么?”   我问女鬼,女鬼看着我呜呜的不知道了,摇了摇头,像个孩子一样,我便说:“你没看到他要一口把整只狼吞掉么?”   我说完女鬼看向赤魔,赤魔朝着女鬼看,但他没有说话。   估摸着,赤魔就是那样了,他喜欢吃,是个饿死鬼来的,成魔之后聪明了,但也没有聪明太多。   说来这样的男人好,女人该嫁的。   女鬼看了赤魔一会,不高兴了,赤魔也没回答,欧阳漓便在一边说道:“这事以后再说,宁儿就不要在从中造事了。”   “这怎么是……”   “宁儿……”欧阳漓特意拉了一个长声与我说话,我自然是要给他面子的,于是便不说话了。   女鬼看看欧阳漓,没说话却站在我身边看着赤魔,我估计她也一时半会的笑话不了我的话。   此时欧阳漓走到三头狼的面前问他:“你是哪里来的?来这里所为何事?刚刚你之前也来过一只,你们的气息一样,但是你们不是一只狼。”   听到欧阳漓说,三头狼匍匐在地,双脚放到了前面,将最后一只狼头放到他的腿上,做出臣服姿态。   欧阳漓眉头皱了皱:“你是三头狼族的狼王?”   三头狼抬头:“我不是。”   “那你是?”欧阳漓问道,三头狼说道,我只是有三头狼狼族狼王的血,我的母亲是三头狼狼王女儿,我父亲是一只普通的狼,所以我不被三头狼认可。   不久前,三头狼内乱,我的外公死在了三头狼狼族大狼王的儿子手中,我是赶来救我外公的,但是我回来的时候遭受了陷害,我外公现在危在旦夕,他要我来找你。”   “你来找我我也无能为力,你们三头狼狼族的事情,我们鬼族不能干涉,况且本王早已经不理政务,你来到这里,也是没用。   你回去吧。”   欧阳漓说完三头狼说道:“他已经跟来了这里,他学了很多的法术,大狼王也被他吃掉了,我外公说与你见过面,要我来找你,我为了来到这里,已经魂魄出体,如果三天不回去,就会魂飞魄散,我死了没什么,我外公和整个三头狼狼族怎么办?”   “那是你的事情,与本王没有关系,何况你们三头狼是天狼异族,我这个鬼界的王也不能多管闲事,你外公与我认识,但是我与他是旧恩怨,我们不见也罢,他叫你来找本王,让本王也很是意外。”   欧阳漓说来说去也不帮忙,而三头狼已经承受不住,他趴在地上不肯起来,却呜呜的嚎叫。   此时我看到门口的那只狼,正朝着院子里面看来,鬼祟的眼睛看到我的时候,马上躲开了。   我于是看了一眼欧阳漓问道:“怎么你和三头狼还有恩怨?”   “不是什么很大的恩怨,不过本王不喜欢三头狼的狼王。”欧阳漓那解释草草了事,我自然是不会相信,于是我问欧阳漓:“只是这样?”   “仅此而已。”说完欧阳漓便朝着门口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两国交战不斩来使,赤魔……”   “赤魔在。”赤魔平时贪吃厉害,此时却越发的认真严肃了,我看赤魔站在后面,恭恭敬敬,欧阳漓随后说道:“放了吧,不许为难,你帮忙养好他的伤,就送他回去,记住,一路上不要为难。   不要让三头狼狼王觉得,本王是个很小气的人。”   说完欧阳漓去了外面,我便背着包也跟了出去,而我出去便说:“你确实不是个小气的人,你是个小气的鬼。”   “宁儿此话怎讲?”欧阳漓来问我,我便也不客气与他说:“你嘴里说你不是小气,可是你却见死不救,你明着把他送回去,可他伤的那样重,你和把他赶尽杀绝也没什么两样。   小气如你,你怎么还说你不小气?”   我说着走在欧阳漓的身边,欧阳漓怀里抱着紫儿只是笑了笑,而后看了我一眼,我心道,果然还是他够狡猾,狐狸哪是对手?   此时,李博不知道是不是接到了叶绾贞的电话,竟然已经开车过来了,看到我和欧阳漓抱着紫儿,便把车子停下,从车上走了下来,我看看是李博,朝着他问:“打电话了么?”   “没有,我来看看,你们出来我就过来了,这边不让停车,上车吧。”李博轻车熟路的,把我和欧阳漓请到了车上,车门推上我给了李博一道符:“这个是隐身符,你跟出来了这么久,应该知道怎么回事了,你把符箓贴在身上,看到什么听见什么都不要管,开你的车就行了,如果有什么东西靠近,你屏住呼吸,就会没事。   你开车的话,有时候会对着镜子,晚上不要看镜子,看见了他们就看得见你。”   “这次很奇怪的鬼?”李博很好奇的问,我便说:“都很奇怪。”   听我这么说,李博忙着闭上嘴,随后专心开车,符箓就放在怀里,他也不看后视镜。   但是李博问我:“晚上我们都开车,司机那么多,难道说每次看镜子都能看到鬼么?”   “你要看到了,离死也就不远了,不过有时候有些鬼是要引诱你的,如果你自己犯错误了,死在自己的错误上面,鬼可以投胎转世也说不定,这一种属于找替死鬼的。”   我说了一些,李博听了点了点头,他又问我:“那什么样的鬼是引诱人的替死鬼?”   “这个不好说,不过平时你大概听说过,大半夜,特别是过了深夜的时候,有些司机会在前面没有车,后面也没有车的路上看见路旁有赤身**的人跑过去,这时候大概就是遇上引诱的鬼了。   引诱的鬼也有心思,看上去他们是在做自己的事情,和人也没什么不同,可是大半夜的……”   就在我说这件事情的时候,路边一个全身裸着的男人跑了过去,李博一个不留神就看到了,结果这车子,就刹车没有似的,朝着路边的一根柱子撞了过去!
山东邹平宏昌锅炉有限公司是专业小锅炉厂家,产品批发价格低,种类全
网站地图| 热销城市:山东,江苏,广东,北京,浙江